进驻挪威,蔚来能否拿下首胜?劫

发布时间:2022-03-06 聚合阅读:
蔚来汽车终于走出了迈向海外的这一步。你好,挪威5月6日,蔚来以一则《你好,挪威》的文章正式宣布将于9月份进入挪威市场,这也标志着蔚来再次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里程碑。...

蔚来汽车终于走出了迈向海外的这一步。

你好,挪威

5月6日,蔚来以一则《你好,挪威》的文章正式宣布将于9月份进入挪威市场,这也标志着蔚来再次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里程碑。对于本次开拓海外市场的策略,蔚来创始、董事长、CEO李斌给出的关键词是:周密准备,保持耐心,长远规划。同时他表示:“中国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在中国可以生存,没有理由在别的市场不能生存,关键是决心和耐心够不够。和别的公司相比,我们的优势就是决心和耐心。”

的确,在中国这个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中,蔚来已经可以算是成功了。在过去的一年里,蔚来累计销售新车4.37万辆(包含(|)、(|)和(|)),较2019年增长113%。而在营收方面,2020年蔚来销售额为151.8亿元,增幅为106.1%;全年总收入为162.5亿元,同比增加107.8%;全年毛利为18.7亿元,较2019年的负11.9亿元,增长了30.7亿元;而近年一季度,蔚来也实现了481%的营收同比增长,共营收79.8亿元;毛利润为15.548亿元人民币,毛利率达19.5%。

但中国这块蛋糕毕竟有限,尽管很多人认为只要在深耕国内市场,便可以活的很好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36.7万辆,创历史新高。而如果将车企细化对标,国内成交量第一的蔚来,在2020年具体有43728辆,而特斯拉在全球的销量共计499550辆,直奔50万辆,两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换言之,国内市场目前的局限性多少限制了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在销售端的发展。

而另外,中国一直属于制造大国,尽管国内汽车出口数量连年递增,但是出口产品的价格均在十万元左右,且出口国家大多属于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说白了,中国出口的车型通常都是以中低端车型为主,去年中国出口汽车的平均售价,仅为9.38万元。但蔚来不同,首先在产品定位上,均价30万+的蔚来不仅能够改变国外消费者对中国品牌的固有影响,且出口挪威这样的发达国家,对以后更多的中国新能源车企开启全球化竞争也有所铺垫。

土壤肥沃,蔚来选择“扎根式”出海

其实这并非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次走出国门,此前,小鹏、爱驰,包括宏光(|) EV 都曾经走出国门,但不同于它们“纯出口”和“换标”等形式,蔚来选择的是更彻底的“扎根”。

“蔚来是一家直接与用户连接的企业,这是我们整个公司的根本。”李斌表示,“我们一直都在说,我们不仅卖车,还希望打造一个以车为起点的社区,这对服务、运营、社区的研究是非常细致的。”

显而易见的是,蔚来在挪威的市场上将继续贯彻他们的用户理念,选择建立直营的销售于服务网络。中国市场之外的首个蔚来中心将于今年三季度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市中心开业,到了明年,蔚来售后服务将覆盖挪威全国。

尽管目前挪威的充电桩已经十分完善,但蔚来还是会在挪威构建一个完善的换电体系。按照规划,2022年,蔚来将在挪威五座城市建设换电站。另外,NIO App欧洲版将于今年第三季度上线,先期支持挪威语版和英语版,NIO LIFE的用户生态也将率先与挪威用户见面。

在国内,蔚来的这套体系已经获得了认可,在挪威市场上,蔚来选择“平移”了在中国市场上使用的“套路”。具体来讲,挪威更像是蔚来在欧洲市场上的一个试点,据蔚来总裁秦力洪透露,进军挪威之后,2022年蔚来的目标是进入五个欧洲国家,这才是蔚来最大的野心。

而选择挪威作为试点国际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天时”和“地利”。首先,挪威虽然位于北欧,但是整体气温相对温暖宜人,对动力电池车型的续航等方面十分友好。其次便是挪威对电动车的政策,李斌表示:”选择挪威是因为挪威对电动车非常友好,包括电动车的关税、本地使用环境等很多方面。今年第一季度,挪威市场BEV的占有率达到了57%,而且还在继续攀升,这个还是非常重要的。”

是机遇,也是挑战

虽然挪威“天时地利”齐备,但对于蔚来来说,此次出海也充满了挑战。

挪威市场目前已经处于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在挪威道路联合会(OFV)的发布的数据中,2020全年挪威本土共售出141,412台新乘用车,其中76,789台为纯电动车。

而这其中大众旗下的奥迪(|)销量排名第一,大众e-Golf、日产Leaf(聆风)排在其后,现代Kona电动版(昂希诺)和特斯拉Model3 分列第四和第五。蔚来作为一家中国的新势力品牌,想要在挪威这样的欧洲市场上和知名度、认可度双高的奥迪、尼桑和高尔夫等品牌竞争,难度可想而知。

另外,蔚来引以为傲的用户运营技能能否在欧洲继续做大做强,发挥加法功能,我们依然未可知。而如果直营模式并不能很好的奏效,在面对大众、奥迪等百年传统车企时,蔚来在传统模式下,似乎更讨不到好处。

“国际化是一件异常艰苦的事,比在中国市场竞争艰难不止一个量级”,李斌这样说道。尽管在销量和营收方面已经高速发展,但蔚来目前仍然属于亏损状态,2020年全年经营性亏损为46.1亿元,全年净亏损为53.041亿元人民币。而一直www.sjzwndj.cn以来,面对容易增长的用户群体,如何继续平衡用户运营上的投入配比是蔚来一直以来需要思考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蔚来还需要花费大量的财力去铺开挪威市场,以及后续的服务,蔚来的资金是否还能够喘得过气。

挪威是片新能源发展沃土,在引来了各路大神相争,这片沃土上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得到了质的飞跃。在2016年,挪威的新能源汽车已经有了135276辆,在经过政策鼓励后,到2020年保有量已经增长至接近30万左右。而2021年挪威人口共计530万左右,消费群体基数非常小。而按照挪威政府的规划从2025年起禁止燃油汽车销售,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蔚来想要在已经白热化的挪威市场中快速打开局面,困难加倍。

最后:

从2019年的“ICU”到现如今的“普通病房”,蔚来创造了一项又一项的奇迹。在中国市场不断涌入外来品牌的情况下,作为正式走出去的造车新势力,外界对蔚来抱有很高的期待,对国内所有同行也极具参考价值。而蔚来能否在欧洲市场站稳脚跟,挪威这个首发试点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