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从口出,苏菁伤及华为“造车”根本锁

发布时间:2022-04-02 聚合阅读:
原标题:祸从口出,苏菁伤及华为“造车”根本苏菁犯了华为大忌,免去其职务,到战略预备队反省,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日前,华为发布的一封人事任免文件显示,免去苏菁...

原标题:祸从口出,苏菁伤及华为“造车”根本

苏菁犯了华为大忌,免去其职务,到战略预备队反省,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日前,华为发布的一封人事任免文件显示,免去苏菁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菁将进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这封任免文件是由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签批署名。

公告显示,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就其个人不当言论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华为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有消息称,原华为消费者BG首席技术官卞红林将接任这一职务。

任正非一直强调要谨言慎行,当年华为二把手余承东曾多次扬言“三年超苹果,五年超三星”,结果就被任正非警告。而苏菁此次因为过激言论被处以免职的处罚,显然是撞到了枪口上,这也真正诠释了祸从口出的含义。

祸从口出

这篇免职公告,还要追溯到7月8日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

苏菁在访谈中表示:“特斯拉这几年下来,它的事故率还是挺高的,而且是从杀第一个人到最近杀的人,它的事故类型非常像”。他进一步阐述说:“这个地方我用‘杀人’这个词,大家听起来可能是严重的。但大家想一想,机器进入人类社会和人类共生的时候机器是一定会造成事故率的,讲难听点就是‘杀人’,只是说我们要把它的事故概率降到尽量低。从概率上来说,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

同时针对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所提到的“L5级别的自动驾驶”,苏箐表示:“L5 级别的自动驾驶永远不可能达到,这主要是因为 L5 级别自动驾驶的定义,即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全天候覆盖应对所有场景,没有一位人类司机能做到,因此机器更无法做到。”

而当时特斯拉就因为自动驾驶的问题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此番言论一出,便引起轩然大波,多家媒体甚至以“杀人”一词描绘特斯拉。

纵观苏菁履历,其是一个标准的“工科男”,曾任华为终端公司首席架构师,后出任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负责人。尤其是他率领团队打造的自动驾驶系统解决方案ADS,并搭载在北汽极狐阿尔法S上亮相而声名鹊起。

不过因多次发表饱受争议的言论也注定了他的悲剧。除了此次‘杀人’事件,苏菁还表述过车和计算机的关系。他表示,传统车厂看法首先我的基座是车,现在有些计算机的单点,那么我是把车作为一个基础,试图把计算机嵌进去,这是传统车厂的看法。我们的看法不一样,基础是计算机,车是计算机控制的外设,一个大计算机了事,把车挂上去。这是本质看法不一样,会导致所有事情看法都不一样。

将华为计算机的重要性鼓吹到了一定的高度,也致使部分车企对华为产生了更大的顾虑。上汽董事长陈虹在某次股东大会上就表示:“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这就好比又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

殃及华为自动驾驶与合作伙伴

前不久小米集团清河大学副校长王嵋在公共场合表示:“我们小米认为未来的天下,得屌丝者得天下,一定是年轻人的天下。”此言一出即引起轩然大波,由于严重影响了小米的企业形象,王嵋也主动请辞,而苏菁此次情况也颇有些相似。

如果说仅是针对特斯拉‘杀人’的言论,苏菁还“罪不至死”,但其将攻击范围进一步延展到自动驾驶,就实实在在地殃及到了一众研究自动驾驶行业的企业,包括自家华为。

上文提到,苏菁关于‘杀人’的评论中有这么一句话“从概率上来说,(杀人)这就是一件有可能发生的事。”苏菁还表示:“如果我们的自动驾驶变得更高级,普通用户对于新www.bl3ar2.cn科技产品会有一个倾向性,一开始他们会完全不信任,一旦试过觉得很好后就会非常非常信任,这其实就是出事故的开始”。而苏菁也认为在未来的一百年内,机器的智商都不会超过人类,而L5级(即完全自动驾驶)在这辈子也很难实现。

诚然,苏菁当时发表的是自己对自动驾驶的理解,是对自动驾驶的考量。有华为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苏菁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的言论,本意不是指责特斯拉,而是希望人们对技术要有敬畏之心。”

但苏菁的“大实话”,却可解读为,自动驾驶在未来30-50年里永远也不会实现,而在这几十年里,‘杀人’事故不可避免。这番话也致使华为站到了宣传自动驾驶更安全企业的对立面,其中就包括自身做自动驾驶的华为及合作车企,可谓树敌颇多。

对于这个结果,并非是正在开拓汽车市场的华为所能承受的。

自从被美国政府制裁,导致缺芯等情况的发生,华为手机业务濒临危机的边缘,而如何解决手机业务的亏空,华为则将目标瞄向了智能汽车业务。2019年5月,华为成立智能汽车事业部,其定位是帮助车企造好车。

据不完全统计,华为已经与北汽、广汽等超过8家主流车企达成合作关系,而这些合作车企中大部分均有涉及到自动驾驶。其中4 月,华为联手北汽新能源推出了搭载华为Hi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极狐阿尔法 S,也标志着华为自动驾驶量产成果的落地。而上述言论,则恰巧影响到自家辛苦研发的自动驾驶以及以智能驾驶为卖点的合作车企。

而且华为其自身在造车领域还未稳定根基,帮车企造好车的口号也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前段时间,华为又再次重申不造车,就是为了能够打消合作伙伴的顾虑。

因此华为在此次回应中提到,尊重产业界每一个参与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努力与贡献,也希望与产业界共同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从这句话也可看出,华为并不想在自动驾驶领域树敌,以致被联合抵抗。

而如今华为方面,对于这样的言论已经愈发克制。近日的2021中国人工智能大会(CCAI 2021)上,华为智能车云服务CTO喻杰表示,如果将L3级以上定位为高阶自动驾驶,则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目前在技术层面和法律层面都存在难点。显然与苏菁激烈的言论有了很大的反差。

原文作者:马振旗
编辑:马振旗